“最难捱的一夜”之后,百度高调任命CTO,此前已空缺9年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0

  文/唐煜

  编/赵艳秋

  就在昨日,一篇披露了百度高管密集离职的报道发出后,5月31日,百度集团宣布,晋升公司高级副总裁王海峰为百度集团首席技术官(CTO)。百度选择在这个节点披露,多少包含对内稳定军心、对外冲散非议的意思。

  AI财经社发现,这是时隔9年,百度重新设立CTO一职。

  李彦宏在任命内部信中,用了858字、大篇幅列举了王海峰在百度的履历和技术成就,称他是“百度培养多年的技术领袖及优秀领导者,是百度简单可依赖文化的优秀代表”,并对他提出期望。

  这并不多见。两周前,在宣布沈抖负责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时,李彦宏也仅仅用了“优秀管理者,具有战略视野,敢打硬仗、能打胜仗”这些字来形容新官。这足见李彦宏对这位CTO的重视和期待。

  AI财经社了解到,王海峰1999年从哈尔滨工业大学毕业后,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,进行自然语言处理方向的研究。之后离开微软亚洲研究院,历任isilk.com研究科学家、东芝(中国)研究开发中心副所长兼研究部部长等职位。

  他于2010年1月加入百度。从履历来看,他经历了几乎百度当下和未来所有核心业务。比如,为百度创建了自然语言处理部、推荐引擎和个性化部,还负责过搜索、信息流、手机百度、度秘等产品,还曾协助创建了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(IDL)。

  2017年3月海峰组建了AI技术平台体系(AIG),2018年底统领基础技术体系(TG)和AIG,总体负责百度的算法、算力、数据、安全等人工智能技术及基础技术。

  百度一位内部人士说,王海峰很少接受媒体采访,但是很喜欢参加学术会议和技术类论坛,去年百度学术会议的论文和奖项,很多都是他带队参加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王海峰是自然语言处理领域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国际学术组织ACL(Association for Computational Linguistics)50多年历史上首位出任过主席(President)的华人,是截至目前最年轻的ACL会士(Fellow),同时也是唯一来自中国大陆的ACL会士。他还在多个国际学术组织、国际会议、国际期刊兼任各类职务。

  有趣的是,成立了19年的百度,在王海峰之前,曾有过两任CTO。第一任是百度成立时期就加入的刘建国,他被称为“百度七剑客”之一。不过,直到2006年2月,百度才宣布任命刘建国为CTO。

  在百度创始人之一徐勇的讲述中,搭建技术团队时,为了就近招人,百度把办公地点设在北京大学的资源宾馆,目标锁定在了在北大任职计算机系副教授的刘建国身上,刘建国曾主持开发过国内第一个大规模中英文搜索引擎系统——天网。

  但在上任9个月后,刘建国以创业为由离开百度,“百度公司很大,工作稳定,但那种按部就班、天天平铺直叙、没有兴奋感的日子,我不喜欢。”他在后来接受采访时说。

  两年后,2008年10月,百度迎来新一任CTO:曾任华为副总裁的“天才少年”李一男。李彦宏对李一男非常器重,称“全世界能做百度CTO的人不超过三人,李一男就是其中一位”。据报道,当时李彦宏给予李一男极大的权力,李彦宏从美国找来的旧友、百度首席科学家威廉·张以及百度两位技术元老(高级技术总监郭眈及崔珊珊)都被要求向李一男汇报。

  李彦宏希望李一男的加盟,能够更快实现自己为百度制定的技术战略。为此,李一男负责领导了百度下一代搜索引擎阿拉丁计划。当时的报道称,这支开发团队由1000人组成,占了当年百度工程师人数的一半。后来,李彦宏提出的“框计算”以及新广告系统“凤巢”,也由李一男负责推进。

  但高调启动后一年多,除了凤巢系统,李一男负责的阿拉丁计划和框计算推进缓慢,还没见到成果。2010年1月,百度称李一男因个人原因离职,声明中没有对他在位期间的业绩有过多评价,只是写道:“感谢他在职期间为百度做出的贡献,并祝愿他的未来更加美好。”

  历数前两任CTO,任期分别为9个月和一年半,从亲信、天才,再到这位实力派老臣,百度这次对于CTO的任命看起来更加慎重。

  CTO是一家公司的技术掌舵者,从履历上来看,王海峰也更加契合百度当下人工智能的战略方向。在多事之秋竞升为CTO,王海峰承担的担子不小。李彦宏在内部信中写道:“希望海峰在新的角色上,开拓进取,持续做好技术前瞻布局,不断创新突破,加强落地“,“扩大百度的技术品牌影响力,为百度实现“用科技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”这一伟大使命贡献力量”。

  但百度对这位技术大拿的宣传阵势让一位华为人士感到了差异。据他了解,任正非不允许公司对核心技术骨干进行宣传。前段时间,任正非在接受央视专访时就谈到,不允许核心研发人士跑到台上去演讲,必须老老实实回到科研室去。他还现场举例,华为芯片负责人,网上就没有几张照片是真的,足见其神秘感。

  看起来,王海峰最务实的做法是,别被当下的高调宣传捆绑,回到他熟悉的实验室、学术会议和开发团队中去。